远东记忆

我的龙江:对龙江历史兴趣浓厚的爱好者提供资料!

童年逸趣传说故事民国影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吃在龙江 > 哈尔滨国营饮食业第一位女厨师——班翠霞

哈尔滨国营饮食业第一位女厨师——班翠霞

发布时间:2016-04-29 19:59 | 来源:哈尔滨美食地图 | 作者:不详 | 点击数:


 
       国营三八饭店是哈尔滨历史上第一个全部由女职工组成的饭店,自动包饺子机的诞生和周总理视察两件哈尔滨饮食业的大事,更让三八饭店名声大噪。
 
       在三八饭店近五十年的历史中,时代变迁,人事更迭,有许多事、许多人值得留念,尤其是三八饭店正式开业时的“十姐妹”,就让我们记住她们的名字吧,她们是:刘纯真、孙丽、班翠霞、郭静云、栾桂华、王莉、张桂珍、袁竹梅、杨淑惠、张秀珍。
 
       几十年后,三八饭店已成为历史,她们中的大多数人也正在被人们淡忘,也不知2006年重聚的老姐妹们是否还健在。
 
 
       1958年7月创店时的八姐妹,中间站立者为刘纯真、班翠霞,一个留在哈尔滨饮食史上的名字。她是三八饭店第一位厨师,也是新中国建立后,哈尔滨国营饮食业第一位女厨师。《哈尔滨日报》1959年8月18日的通讯“班翠霞上灶”和1960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
 

        制片厂拍摄的纪录片“三八饭店”中真实记录下了这段史实——
 
        班翠霞,生于1920年,1956年公私合营前在“新和顺”饭店做服务员,公私合营后分到道外饮食中心四店的国华饭店。1958年7月,道外区商业局想开设一个全部由妇女来经营的饭店,但是没有女厨师,最后选择了班翠霞。班翠霞本是服务员出身,不会炒菜,于是在1958年7月26日转到道外饮食中心一店,专门向一位孟师傅学厨,只学了四天,饭店就试营业了,开始只有八人,带头的是念过书的刘纯真。2006年《重访》节目中刘纯真回忆,八人中有两个服务员,两个面案,一个收款,后灶上一个厨师、一个切墩。班翠霞就是三八饭店草创时这唯一的一个厨师。
 
       1958年8月1日,三八饭店正式开业。开业后的第五天,只和孟师傅学了四天,只学会了一些大众溜炒菜的班翠霞遇到了困难,有位顾客点“挂浆里脊”,结果她不会做,很沮丧,下班后她来到原来工作的国华饭店,向老师傅段福茂请教,一直学到深夜。
   
        勤奋好学,不怕困难,班翠霞就这样逐步成长为一位合格的女厨师。1960年的三八饭店纪录片中记录下了班翠霞炒菜的身影,片中说,班翠霞是饭店第一位厨师,她培养了九位等级厨师,她的新徒弟刘凤兰也熟练掌握了烹饪技术。
 
 

 
2006年央视《重访》节目中,班翠霞在三八饭店看1960年拍摄的三八饭店纪录片
 
 
2006年央视《重访》节目中,三八饭店的老姐妹在店中起舞,左为班翠霞,右为刘纯真班翠霞在上灶,右为刘凤兰
 
 

 
 
1958年8月1日,三八饭店正式开业
 
附:班翠霞上灶(原载于《哈尔滨日报》1959年8月18日 同经/文)
 
   班翠霞上灶
 
 一
 
        “让我上灶,那能行吗?从来没听说过女人能上灶。”1958年7月,道外区商业局想开设一座全部由妇女来经营的饭店。经过饮食业的女职工讨论,别的困难都可以克服,唯独没有能上灶的女厨师。大家翻来覆去的想,最后便物色到在新合顺饭馆做服务员的班翠霞身上。可是,当中心店党支部张书记正式向她提出这件事时,班翠霞惊慌地说了上面一段话。  

        当时,张书记笑着说:“过去没有女人上灶,是瞧不起妇女,如今你打个头,以后就有人做了。我们就是要做过去没有人做过的事情。”张书记耐心地和她谈了两个多钟头。这次谈话使她在思想上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大跃进的锣鼓,早就使班翠霞的心不能平静了。女司机、女民警和盖大楼的姐妹们的英雄形象,在她脑子里闪耀着诱人的光辉。当时她想答应下来,但是她忽然又想到,:“在家做饭,好点孬点都行,饭店开了业,不行再关门,这可不是件简单事情。”
   
       她正在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姐妹们都围上来对她说:“我们都核计好了,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只要你同意上灶,咱们的饭店马上就开业!班姐,你就答应了吧,没关系,有什么困难我们大家帮助你!”
 
       她望着姐妹们那些热情而明亮的眼睛,浑身增加了力量。最后,她终于点头应允了。
 
        她7月25日同意上灶,26日便由饮食中心四店转到一店。当天,一店吴主任便把她送到联合饭店,将她介绍给老厨师孟师傅。吴主任当时对孟师傅说:“孟师傅啊,给你介绍个徒弟来。她叫班翠霞,我们哈尔滨的第一个女厨师。现在就把大勺交给她,你在旁边指导,四天出徒!这任务十分光荣啊,你一定得完成。” “好啊!”干劲充沛的孟师傅,爽朗地笑着,打碎了千年陈规,收下了这个四天就要出徒的新徒弟!
   
三 
 
        仲夏7月,烈日炎炎。灶房里象一个大蒸笼,热得人们喘气都困难。
   
        这时候,正是畅销烧茄子、炒豆角等大路菜的季节,每勺都要做四五个菜。沉重的大勺,班翠霞一只手端不起来,两只手端着还直哆嗦。
   
        饭店里的同事们听说孟师傅收了个女徒弟,这个消息使大家感到惊奇,便三俩一伙地到灶上去看。有的顾客听到这个新闻,也都好奇地围上灶房的窗口。
   
        班翠霞站在炽烈的灶前,心里呼呼直跳,浑身汗流如注……。

        “看准火候,不要慌!”老孟师傅在一旁不住地鼓励、安慰、指导。
   
         班翠霞白嫩的手,磨起了大水泡,叫滚热的勺把一烫,痛得钻心……。
   
         她咬着牙坚持下来了第一天。
 


 
         晚上,她不知道自己是走回家还是跑回家的。
       
         到了家,她把孩子撵出去,把门一关,一头栽到床上,昏睡过去了。休息了一会,一翻身,自己的膀子好象要掉下来,腿也肿了,浑身的骨节象散了一样,觉不出到底是那儿痛……。
 
         “一天就这样,我还能坚持三天吗?怎么办?我还能学下去吗?不能再学了!”她支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凝思了一会儿,晃了晃头,又躺下了:“不行啊!姐妹们都把房子收拾好啦,就等‘八一’开业,我能叫她们失望吗……”
   
        夏夜宁静而凉爽,劳动了一天的人们都进入了甜蜜的梦乡。班翠霞翻来覆去,坐卧不宁,她打定主意:“明天找张书记去,叫他另找人吧!”后来她一想,自己叫着自己的名字说:“班翠霞,说行也是你,说不行也是你!人家姐妹们都在盖大楼,你那,连个大勺都拿不了?就这样把姐妹们的脸都丢净了!不能,说什么也不能……”
   
        东方发白,天亮了。时间在催促着她。这时,已经不允许她再考虑继续学的问题,是现在去不去上班。
   
        姐妹们在向她招手,党在向她呼唤,她不能再犹豫了,她连早饭也没吃,拎上皮包,上班去了。
   
        四天,一转眼就过去了,班翠霞觉得好象过了四年。她学会了一般溜炒技术,更宝贵的是她经受了生活的严峻考验。
   
   
        8月1日,三八饭店正式开业了。市妇联主任亲自剪彩,顾客盈门。班翠霞站在炉前,心情异常激动。她不时询问服务员:“顾客说什么?”
   
        服务员高兴地拿“顾客意见簿”让她看,那上面写的都是热情赞美的词句。菜的味道稍差一点,顾客也都谅解。
   
        班翠霞和姐妹们,脸上都闪露着自豪和喜悦的光芒。
   
        ……四天过了,营业一切正常。第五天开业后,有一个顾客一个挂浆里脊。服务员王莉觉得这种菜一直没卖过,当时没敢答应,便去问班翠霞:

        “班姐,有个顾客要挂浆里脊。”

         “啊!”班翠霞吃惊地说:“挂浆里脊我没学呀!”
   
        王莉想了一下,说:“那就别做了,告诉顾客换个别的菜吧。”
 
        王莉刚要走,班翠霞的脸上忽的浮起一阵红晕,把王莉叫住了:“你就和人家说咱不会做……”
   
        王莉怔住了。面案和菜墩上的姐妹们看到这种情形,便说:“班姐, 你就做一个试试。做一回,下回就会了。”
 
        班翠霞一听有理,一股要强的劲儿又来了,于是就答应了。
 
        菜墩上的姐妹们把肉切好,过好油。班翠霞小心翼翼地把糖倒到锅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是最关键的时候,稍一疏忽,做出来的菜就不一定是什么味道。班翠霞看见锅里的糖化开了,可是等她把肉放在锅里,糖已经变色了。盛出来一看,糟了,色是黑的,味是苦的。班翠霞抹了一把前额上的汗,向着菜墩上的姐妹们说:“再切一个!”

         有了吸取第一次做的教训,这次便把肉早下锅。结果,火轻了,肉段上面翻了一层白沙,象糖球似的……。顾客等的不耐烦了,不高兴地走了。
   
   
         这一天,姐妹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晚上下班后,大家便开会来座谈这件事情。班翠霞觉得自己丢了人,憋了一肚子气,便气哄哄地对服务员王莉说:“咱不会做的菜,你就别应。这不是成心叫我现眼吗?
 
         也没等会开完,她拎着皮包走了。
 
         走到三道街拐角,她停住了。这些日子党、政领导对她说的话,又在她的耳边响起来:要给妇女做个样子,有困难在克服,不能向困难低头!
 
         她没有回家,扭转身向十六道街走去。她回到自己原来工作过的那个饭馆,找到了有一身好手艺的段师傅,说:“段师傅,给你丢人了!”老头一眼看出是怎么回事了,他半开玩笑地说:“谁说丢人啦?谁不知道我们四店出了个‘穆桂英’啊!”
   
         这一天,她跟段师傅一直学到深夜。
     
         第二天,她一早就上班了,见着服务员王莉说:“今天有要挂浆里脊的你就答应做,把这个菜添到菜谱上!”
 
          “班姐,怎么,你……”王莉寻思她还生自己的气呢。“不,我今天能做了。”班翠霞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了大家。
   
          就这样,菜谱上的菜一天比一天多起来了。
   
          就这样,三八饭店姐妹们的脸上自豪而兴奋的笑容,越来越开朗了。
 

上一篇:来自“塔道斯”的美食
下一篇:口述历史:葛兆洪||发泡海鲜:厨师必学的技术成历史名词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