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记忆

我的龙江:对龙江历史兴趣浓厚的爱好者提供资料!

童年逸趣传说故事民国影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龙江记忆 > 口述历史 > 口述历史《我的父亲》

口述历史《我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6-04-07 15:13 | 来源:浩源地方文献博物馆 | 作者:海伦 | 点击数:

        新春佳节倍思亲,举杯对饮忆故人!
        过年的时候跟朋友喝酒吃肉,几杯啤酒下肚扯闲篇儿,也不知道怎么聊着聊着就聊到过世的亲人,最后有所察觉:怎么唠到这儿了?赶紧换!彼此心知肚明,离世的亲人是一份心底隐隐的痛楚,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伤感。这也是我一直不愿下笔写我爸故事的原因。
       上篇写爷爷奶奶的文章是跟叔婶姐妹春节唠家常的产物,我爸也是叔叔讲故事的主角之一,自然做了些记录。因为想写他的故事今天翻出旧物,几次搬家只留下了他去世前写给我的最后一封书信、一本毛主席诗词和他当兵时的领章。在他离世第14年,2016年的大年初十,我打算写点儿关于我爸的故事。之所以选择用文字记录下家族和父辈的故事是想让我的孩子了解这段历史和他们的生命历程与之链接,或是以为戒、或引以为傲!

        以上文字,为序。

        父亲名牛大武,1950年2月17日(农历大年初一)出生黑龙江海伦。春节时表哥表姐聊起小时候的事儿还提及:大年初一拜年就愿意去大姑(姨)家,那天大姑(姨)父过生日。民间有说法,这天出生的人命硬。2002年10月17日因突发性心梗逝于家中,享年52岁。那年我中专毕业在济南工作,虚岁20。

 

 

图:齐齐哈尔望江楼,爷爷与小时候的父亲(第一排左一) 


        父亲兄妹六人,排行老大,50年代又是爷爷奶奶比较辉煌的时期,家境殷实自然受到了最好的教育和关注。我不知道他的学历在那个时代该怎么说明,听叔叔讲他读书时候曾是内蒙古突泉县中学生万米速滑的冠军,白城市中学生万米速滑的亚军。他教会了五个弟弟妹妹学会了滑冰,春节时四叔还发了一段滑冰的视频。上中学的时候学校浇了一块儿冰场,寒假我爸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借付冰刀教我滑冰,我身体平衡能力不好学不会总摔倒,我爸就在看门大爷那儿借了一把椅子让我推着滑。他对我的爱都是无声的,上学时候天天早晨给我做鸡蛋吃,煮鸡蛋煎鸡蛋蛋炒饭,据说吃鸡蛋记忆力好。一直吃到我去济南读书,好几年不吃一口鸡蛋。从济南每次寒假回家前告诉他哪天的车票,我爸就在日历上写着倒计时:据犇回家还有多少多少天!晚上睡觉炕烧的比以往热,又多盖被子还要给我再带个小帽子生怕我冻感冒。

图:文革时期的父亲 

图:文革时的父亲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我爸16岁,在沧县杜林中学读书。据二叔说,因为他能说能写善辩论,曾经是造反派8000多人的“政委”,接管了当时的法院?这是怎么样一个职务都干过什么我不知道。二叔还说我爸救过一个叫蒋化亭的人,这人平反后第一个找的人就是他。关于文革倒是我小时候经常跟他谈论的话题,年幼时不了解那段历史的沉重只觉得好玩儿,他像父辈说书一样给我讲各地的见闻:这儿是天安门、这儿是趵突泉...拿着红卫兵的证件或是介绍信,吃饭住宿拍照片都不要钱,还有一次在火车上过除夕的经历。家里有一张中国地图,曾经把他走过的路线都用红色笔标记出来,这让我小时候就对“外面的世界”很向往。因为这些故事我有“文革情结”,去年读了徐成淼老师的《我的复旦四年》。巧的是2010年前后,我也在合肥回济南的火车上过过一次除夕。
        1969年,我爸19岁,参加了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从红卫兵变成了战士,为什么从河北又去了东北,似乎我爷爷奶奶总是过着搬家的日子。这段历史在他给我写的最后一封信中提了一句。战争远比我们想象的和文字记载的残酷。关于这段历史二叔讲了段我爸在战场上的见闻:因为三年文革战士们没有受到正规的军事训练,武器装备力量与苏军相差悬殊,战场上一排排的被苏联军队扫射打倒。苏军为阻止边防军登岛并试图拖回被中国边防部队击坏滞留在江叉的一辆T-62型坦克,苏军一夜之间铺满地雷(与网上介绍的苏军步兵布雷方式有差异,待查证)。当时沈阳军区的工兵和设备都不具排雷技术,无法排雷。一个工兵营的营长率先士卒,滚下布满地雷的山坡,后面的战士跟着营长的尸体继续向前,就这样战士们用自己的身体为后续部队铺开了一条登岛的道路。我爸在这场战役中立了三等功,右手无名指被弹片擦伤少了一节,在此期间他用左手抄写了《共产党宣言》,读完了《资本论》和《论资本论》。小时候家里有这几本书,厚厚的,跟我的奖状放在一起。我读过他书架上的《中国近代散文选》等书甚至《中草药常识》,这几本实在晦涩难懂,没读下去。
        珍宝岛战役后我爸入伍当了兵,因为他当了兵,受他的影响二叔也当了兵,他们俩在部队 表现都很出色,二叔曾是军里射击第一名。记忆中我爸的当兵地点应该是在邯郸,用他的话说为共产党扛了八年枪。因为跟爷爷一样不善处理人际关系最终也没获得一官半职,一直是班长,代理排长,代理连长。关于他当兵的故事,有一段关于他跟战友马叔的友谊,马叔是回民,赶上部队改善伙食啥也不能吃,我爸就给他留鸡蛋,一发鸡蛋就给马叔留着。俩人感情特别好,他在世的时候很多年跟马叔一直有书信往来,我在山东读书期间也受到马叔很多照顾。家里经济最困难的时候,马叔让他去山东,包括河北他曾帮助过的人,我爸一生要强,不愿受人恩泽,一直在黑龙江当个普通的农民,直到去世。他的善良受爷爷奶奶影响,小时候家里来个安徽老家闹水灾要饭的,我爸给人家煮了面条,还给了钱带了包子,说东北太乱让人家赶紧回老家。

图:1975年的父亲在西安大雁塔

图:1976年,父亲与奶奶在兰州   

       1976年,我爸26岁。赶上部队第五次大裁军,他们的整个军都裁掉了,我爸复原回了地方。当时去了兰州他二表姐那儿,我爸二表姐是第一批留苏大学生,在兰州飞机制造厂当技术员,我爸的表姐夫支援三线建设常年不在家,想让奶奶帮着照看孩子。给我爸在厂里安排一个擦飞机的活儿,还给他介绍一个新疆姑娘,这是我爸第一份爱情,我爸觉得少数民族姑娘语言不通,无法思想交流,就这样工作爱情他都没接。
       1977年或1978年左右,具体时间不知道,我爸回到了内蒙突泉县六户镇,就是爷爷奶奶下放的地方,第二段爱情是他的一个初中同学,那个女同学上学时候就倾心于我爸的才华,可我爸觉得六户穷山恶水,要找个能让弟弟妹妹都有前程能落脚的地方,估计要么没同意要么做了等我落稳脚跟就把你接来结婚的承诺,直接奔了黑龙江。姑娘一等就是三年,可见真挚,这电视剧上的一幕竟然发生在我家。这段是二叔讲述的,这女同学的妹妹是二叔的同学,据说保留着当年往来的书信。
       1979年,我爸虚岁30,我妈虚岁27,俩大龄青年经人介绍结了婚。结婚誓言也很具有时代性:有我一碗粥喝就有你半碗。我妈说他跟我爸生活的20多年,这诺言履行的很好,他人虽脾气暴躁,但好吃好喝也是先让着我跟我妈。这就是他俩的缘分!没这段缘分也就没有我,我还有两个哥哥,一个一个月,一个一周岁时年幼夭折,这对我爸妈打击是巨大的。家里只有一个哥哥的照片。我名字的含义是因为“犇”字三个牛,下面两个牛是哥哥,上面一个代表我。

图:我的二哥  

       我父母婚后的事情要有机会等我妈来讲,也是一段辛苦的日子。小时候虽在农村,因为就这么一个孩子,视为掌上明珠。90年代我爸贷款搞养殖赔了钱,一直没缓过来。我上初中时是家里经济条件最不好的时候,他还是心心念念的想让我读高中上大学,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我考到了济南读中专,没上大学是他直到离世一直很遗憾的事情。从小我爸在我身上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学画画学音乐学滑冰学书法请家教,想把我培养成才,在农村,同龄人父母极少能做到这些。他一生保持读书看报和学习的习惯,这个习惯也影响到我。

图:父亲抄写的毛主席诗词 

图:父亲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 

        我爸去世的时候,留给我妈和我在农村的三间房还有外债。那会儿我已经在济南工作挣钱了,不久就还上了欠别人的钱。他在最后一封书信里告诉我他会支持我再继续读书,在山东买房子和做人的道理。在他去世后的三年里我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玩儿命工作在济南买了房成了家,第四年有了小宝,可是他都没机会看到那么可爱懂事的外孙就离开了我们。
        他一生的经历,他的才华,性格中的善良、仗义、努力、倔强、要强、韧性、保持学习的习惯包括他和我妈的婚姻对我影响都很大,因为性格中的不甘服输不愿低头,有些经历就成了必然。写的过程我试图只讲故事不做评断,睹物思人,还是几度落泪。
        他书信里最后一段话是:“人生活的很累,但从没放弃努力奋斗,因为只有努力奋斗,才会有明天的幸福”。这也是他一生的写照!
 

上一篇: 口述——说年
下一篇:让英雄的业绩永光——读张晓宏 许文龙的《红色国际特工》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