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记忆

我的龙江:对龙江历史兴趣浓厚的爱好者提供资料!

童年逸趣传说故事民国影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龙江记忆 > 口述历史 > 历史回顾 > 古代银两的区别和分类

古代银两的区别和分类

发布时间:2016-12-05 21:13 | 来源:远东记忆 | 作者:腾飞的鹰 | 点击数:

   银两在中国充当货币流通时间较长。东北地区使用过的银两有:

    一“承安宝货”

    “承安宝货”是金朝的一种银质货币。金人于1115年建国后,用辽宋旧钱,随着生产的发展,开始用铜钱,继为钱钞兼用。后因交钞发行日滥,专用白银。

    据《金史》记载,“承安宝货”是金人为支付官兵俸饷而改铸的1两至10两的小银锭,每两折钱2贯。
    
    1980至1981年间,黑龙江省人民银行金银收兑部门在整理基层行缴来的旧银中,首次发现4枚1两半重的“承安宝货”。是出土的?还是民间储藏的?以及从何处收购的?未曾弄清。

    1985年8月,黑龙江省阿城县杨树乡富勤村后马神庙屯农民张怀志,在离其屯北半里左右的责任田里挖出一枚“承安宝货”。(出土处是一古墓址,东距金上京会宁府遗址约10公里左右)这枚“承安宝货”为亚腰形,两端宽,中间细,通长4.7厘米,端宽3厘米,腰宽2.1厘米,重59.3克。锭表周围有水波纹,首端中部横凿右读楷书汉文“承安”二字;腰部竖凿楷书汉字和押记两行:右为“宝货壹两半”5字。    

  “承安宝货”自1197年(承安二年)月开始铸造,到1200年因私铸者多杂以铜锡而停用为止,先后流通3年。

    二“大翅宝银”

    “大翅宝银”为黑龙江广信公司铸造,在黑龙江地区通用。

    清朝,关内对东北的协济款项除部分由票号汇解外,每年尚运入现银数十万两。年复一年,流入渐多,凡官府出纳,商家大宗银钱往来,都用宝银。光绪后期,东北盛行小银元,流通中比价超过其工料所值,于是东北三省的宝银,因逐渐被熔铸成小银元而不见其踪迹。

    “大翅宝银”其形似鸟翼而伸长成翅状,每锭重量为53.5两。据广信公司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给副都统程德全的呈文记载:呼兰市面行使银两,五方杂聚,成色不一,均以大翅宝银作价,遇有兑换。

    往往因成色高低发生口角。为此,在公司院内设一银炉,熔化银两,一律改铸为大翅宝银992成色。“大翅宝银”面印戳左角“江省广信公司”,右用光绪年月,并戳匠人姓名,以免因成色争论。

    海林县曾出土华俄道胜银行铸造的“大翅宝银”,锭长12厘米,宽7厘米,通高7.5厘米,重1860克。锭面阳刻三行楷体字,左竖行为“俄国道胜银行”,右竖行为“光绪二十四年
”,横行为“同源义记”。

    
    三虚银本位——江平银

    中国旧时各地市场授受银两用的衡量标准,各不相同。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使用的银两计值标准叫“江平银”,每千两所含纯银两数为992。东北各主要城市宝银多在黑龙江地区流通,交易时按各自重量、成色相互换算。

    四虚银两——过炉银

    过炉银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东北三省商业上习惯使用的一种簿记信用——过帐筹码。它虽以银两为单位,但并无现实宝银,只是银炉所出的支取凭证。

    1858年(清咸丰八年)中英《天津条约》开营口为商埠后,营口成为东三省与关内各地以及海外贸易的主要口岸。初期各货交易,都以制钱为媒介。1862年(同治元年)以后,开始改用营银(992成色营平现货)。由于当地商户平日陆续收入的零星银块,不便运往外地办货,外地商人带来营口的现宝,又因形式、成色不同,不能在当地通用,于是商人常将零星及外来的银块,委托当地银炉改铸成营银。

   但因要求改铸者多,非经相当时日不能铸就,而商家又往往等银交易,于是银炉为便利流通,在收银过秤之后,扣去银质亏耗和手续费等,折合成营银分量,开给一张营银凭条,商家用凭条在市上交易。

   如需现银,也可用凭条照付。随着商务的发展,商家在交易中都感到银炉凭条的便捷,而反觉得授受现银麻烦,于是纷纷和银炉开立往来户,有银就存入银炉,甚至没有现宝银也可凭信用要求立户领取空白凭条。这样,各银炉就逐渐立于调剂金融的地位。

  当双方交易涉及现银借贷时,只要通知银炉,由购方交纳铸造现宝的工钱,卖方负担“加色”(亏耗)后,由银炉在彼此往来户上划转一笔,完成交易。“过炉银”即就此形成。

    炉银在平时,往来划拨,不付现银;但每年以农历三月、六月、九月、十二月初一日为结帐期,届时对往来户进行决算,称为“卯期”。一到卯期,凡有存欠关系的,须以现款(如奉票、金票、正金钞票等)按照市价折合炉银清结。称为“化卯归实”。

    炉银对当地现宝价格,称加色。1862至1874年间,每锭炉银53.5两加色2两左右。后因现宝渐少。

    到1867至1868年间,升到5两。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时,最高升到32两。战后现银缺乏,未能开卯,由公议会决议,每过炉银1000两合现宝银850两,即每锭加色8.025两进行清结。此后,涨落频繁。

    1899年9月1日每锭加色跌至2两;1900年12月1日每锭加色涨至15.5两;1904年12月1日每锭加色涨至25两;1905年1月10日每锭加色涨至36两;1905年3月1日每锭加色跌至13两;1907年大部分银炉已破产倒闭,炉银每锭仅值小洋56元。

    总商会及道署出面维持,以小洋66元价格结卯。从此以后,炉银对现宝银价格逐渐拉开。

    1908年,日本占据大连港后,营口商务日渐衰落。黑龙江与关内及海外贸易汇兑,大多改在大连进行,炉银用途日见狭窄。1912年(民国元年),炉银每锭对现宝加色14两,对小洋每锭跌至47元。

    1919年,营口银根奇紧,官方出面维持,发行银炉债券500万元后,过炉银对现宝银价格下跌更多,几乎有行无市。

    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时,过炉银虽尚可行用,但价格惨落,市场萎靡不振。

    1933年11月,伪财政部公布《过炉银清理纲要》规定:在营口立即设置普通银行,以活跃营口金融市场;在银行开业同时,停止银炉营业,并禁止过炉银流通;过炉银的债权债务,一律按公定价格,换算成(伪满洲)国币进行清算。是月7日,伪满洲中央银行成立过炉银清理委员会。当时,营埠尚存的银炉有:永茂号、世昌德号、公益银号、永惠兴号等4家。银炉间的借贷约4000万两,银炉以外借贷约9000万两。长达70余年历史的炉银,从此结束。

上一篇:日本人眼中的张作霖二:炸杀张作霖
下一篇:东北日本移民系列:“屯垦军”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