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记忆

我的龙江:对龙江历史兴趣浓厚的爱好者提供资料!

童年逸趣传说故事民国影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龙江记忆 > 口述历史 > 民间传承 > 民间工艺更好传承

民间工艺更好传承

发布时间:2015-09-05 08:59 |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点击数:

黑龙江日报讯(记者 谭湘竹)8月29日,第四届东北文博会成功落下帷幕。本届文博会上,黑龙江省通过13个地市推荐,选调了全省36家民营企业参展。色彩艳丽的北方满绣、渤海靺鞨刺绣、赫哲鱼皮制品、鸡西的草笔、用芦苇和鸡蛋拼贴成的精美画作,这些形态各异的民族手工艺品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走上了产业化道路的民间工艺品,其传承和发展状况如何?有没有更多新生力量的加入?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访了黑龙江省民间工艺品的各个展位。

“大工”年纪偏大 亟待年轻力量加入

随着市场需求量的增加,黑龙江省一些民间工艺品已经走上了产业化发展的道路,打造了极具特点的“手工流水线”。即便如此,黑龙江省一些民族工艺品依然面临着供不应求的尴尬,从事民间工艺的人才较少是一个重要原因。擅长做赫哲鱼皮制品的民间艺术家孙茂密向记者介绍说,“近年来赫哲鱼皮技艺行业后继乏人,从事缝秀工艺的人较少,若接到大批量的订单现有的工人满足不了生产。”以鱼皮制作、手工木制作为例,从事这些行业的“大工”往往是一些年纪偏大的工人,民间工艺品的传承与发展,亟待年轻力量的加入。

年轻人才培养也存在客观不利因素:制作工艺品往往需要慢工出细活,年轻人血气方刚,缺乏相应的耐力,这是困扰民间工艺传承的问题之一。绥棱某生产黑陶的工厂一位工艺美术师说,“现在很多孩子都坐不住,耐不住寂寞,来学习黑陶制作的往往学了几天就坚持不下来了,但其实从事民间工艺制作,学会一门手艺是让人一辈子受用的事儿,可遗憾的是很多年轻人看不到这点。”手工业人才的培养也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第四代满绣传承人刘雅梅现在在黑龙江满绣传袭基地从教,她从1000多个参加培训的学员中最后选取比较有天赋的几十个人,长期学习从事这项工作。刘雅梅说,一个“绣才”的成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要培养一个大师很不容易,需要天赋和持久的耐力,因为这项工作很苦很累,如果不是真的热爱很难坚持下来。

值得欣慰的是,在有些传统行业,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每年都有新学员来到我这里学习芦苇画拼贴,课上学完了还把材料带回家做,年轻人也特别多,他们觉得在这项工艺中得到了乐趣”,大庆的一位从事苇雕的艺人欣慰地对记者说。

既要流水生产 也要做好全程技艺传承

手工流水线,顾名思义,就是每道工序都由工人们手工制作,一个工人固定做工艺品的某种部位,这样工人做起来更熟练,效率更高,可手工流水线会不会让工人只局限于这一个项目的制作,不利于培养一个全面成熟的手工艺者?面对记者的疑问,省文化厅文化产业处处长李明明给出了明晰的解答:“文化,既然做成了产业,那么就需要两条腿走路,一方面需要文化传承,一方面把产业做大做强,把文化推广出去,更有利于传承。文化产业往往都是批量生产,文化传承要全程技艺,文化产业要做大做强,在数量上取胜,这就需要手工流水线的打造,比如从产业角度黑龙江省靺鞨绣走流水线的流程,包括桦树皮的画都是批量生产的。而文化传承保护需要在全程技艺中把原汁原味的工艺和文化传承下来。”

对此,黑龙江省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发展方面采取了文化传承与产业发展双管齐下的方式。在文化产业化上扩大规模,例如靺鞨绣在朝鲜建立工厂,把自己的生产原料绣品和人们的日常生活紧密结合,做出了带有靺鞨绣图案的窗帘、被罩、服饰等和生活息息相关的物品。在文化传承方面,我们把龙江鱼皮制作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与哈尔滨师范大学联合开设非物质文化遗产系,让年轻学生接受系统专业的训练来从事民族手工艺制作,在解决了手工艺制作人才方面问题的同时也有利于非遗项目的传承与发展。渤海靺鞨绣在大量扩大生产规模的同时,还成立了专门的传习所,在动态传承的基础上打造具有东北地域特色的传统手工刺绣,是文化产业和文化传承齐头并进的典型。(编辑:伊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1933年哈尔滨市街图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