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记忆

我的龙江:对龙江历史兴趣浓厚的爱好者提供资料!

童年逸趣传说故事民国影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龙江记忆 > 勿忘国耻 > 勿忘历史哈尔滨保卫战

勿忘历史哈尔滨保卫战

发布时间:2016-03-31 18:01 | 来源:百度百科 | 作者:佚名 | 点击数:

              
 

       哈尔滨作为为东北的门户,是北满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里既是中苏共管的中东铁路的枢纽,又是华洋杂处的国际市场。该市是东三省特别行政区署所在地(道里为东三省特区所属,道外为吉林省所属)。“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一度想进攻哈尔滨,但日本政府担心苏联的干涉而遭到陆相南次郎的阻止。日军侵占齐齐哈尔后,抵近苏联国境。由于苏联外交人民委员李维诺夫向日本重申实行不干涉政策,因而助长了日本的侵略气焰。哈尔滨特区行政长官张景惠于9月27日宣布成立“东省特区治安维持会”,自任会长,叛国投敌,并利用日军供给的大批军火,招募伪特区警察部队,扩充武装力量。同年11月,以诚允为主席的吉林省抗日政府在宾县、以马占山为主席的黑龙江抗日政府在海伦相继设署办公,驻吉林东北边防军副司令长官公署卫队团团长冯占海拒绝投降日军,率全团3000余人宣布抗日讨逆,由吉林省永吉县境开赴舒兰县城,然后联合宫长海、姚秉乾2支以绿林武装为基础编成的救国军,组成吉林抗日救国军,冯任司令。11月12日,吉林省临时政府在宾县(今属黑龙江省)成立,冯占海被任命为警备司令兼第1旅旅长,宫、姚两部也分别编为骑兵旅,归冯占海指挥。这一系列抗日举动极大地鼓舞了吉、黑两省人民的抗日斗志。日本关东军为进攻哈尔滨,首先要以武力“讨伐”抗日武装。


 

战争初始

       日伪当局为消灭冯部抗日武装,派吉林“剿匪”司令于深澄指挥伪军向北进攻,夺取哈尔滨,作为控制吉林,黑龙江两省的中心。榆树。冯占海部主动放弃舒兰城,诱敌深入。伪军中计向驻防水曲柳的姚秉乾旅大举进攻,遭到姚旅顽强抗击;当天,宫长海旅绕到伪军后方发动突袭,姚旅也从正面发起反击;伪军马锡麟旅溃逃,日军督战队也不能制止;此时,冯占海又率1个旅参加战斗,追击伪军马旅,又经7小时激战,将舒兰收复。此战斗,警备军共毙伤日伪军近1000人,俘数百人,另有伪军数百人反正。取得了水曲舒兰战斗的胜利。 1932年1月16日,于深澄部伪军在榆树被东北军第25旅击溃。冯占海鉴于舒兰态势孤立,被迫放弃舒兰城,将部队撤退到五常以北。1月19日,冯占海为取得部队急需经费,率1个营冒险自阿城抵拉林仓,被日伪军重兵包围;次日,在增援部队配合下击退日伪军,部队损失200余人,被迫放弃拉林仓,返回阿城;25日,冯、李率部进至哈尔滨东郊,第22、第26、第28旅先后宣布起兵响应。26日晨,冯、李两部分四路进入市区,将5个警察总队强行解除武装,共缴枪3000余支和重武器一批;并将第26、第28旅和1个团置于上号地区:冯占海部4个旅和两个支队置于三棵树、南岗地区,将第22旅置于双城堡,准备抗击日军进攻。同日午后,日军飞机向哈尔滨散发传单,公然限令抗日军即日退出哈市;日本驻哈领事馆也向各国领事馆发出通告,声言日军将于28日3时进入哈市。
 


 


战争过程

       26日,冯占海联合依兰镇守使李杜进驻哈尔滨。27日凌晨,伪吉林“剿匪”司令于深澄指挥2个旅向上号、三棵树、南岗地区发动进攻,日军飞机对三棵树、南岗地区狂轰滥炸。担任该地区防御任务的2个旅顽强抵抗,战斗异常激烈;不久,冯占海等率预备队投入战斗,一边开展政治攻势,一边猛攻,伪军不支,向拉林仓方向败退。担任上号防御任务的部队战斗十分顽强,毙伤大批日伪军,击落飞机1架,并争取伪军团长田德胜率部起义,到傍晚,将伪军击退。28日上午,抗日军进至极乐寺、文庙一线,在炮火支援下攻占新发屯附近有利地形;骑兵旅绕至伪军侧后发动猛攻,伪军全线溃败,向阿城方向逃走;宫长海率骑兵追击15公里,俘大批伪军。经27日、28日两天激战,击退日伪军对哈尔滨的第一次进犯。


      日本关东军鉴于,于深澄等部伪军的失败,1932年1月28日晨,本庄繁借口“护侨”直接出兵进攻哈尔滨,命关东军第3旅团长谷部照率第4联队、炮兵大队及坦克2辆,从长春乘火车去哈尔滨作战,29日又下达作战命令:第2师团向长春集结,尔后以车运至哈尔滨;混成第4旅团一部,从齐齐哈尔以车运至安达、肇东,从哈尔滨北面策应第2师团作战;关东军飞行队第1、第3、第8、第9中队掩护第2师团集结、开进和进攻。长谷部率第4联队从长春乘火车出发。由于铁路多处被东北军破坏,29日拂晓,其列车到达松花江南岸的老哨沟一带时即受到东北军的攻击。日军立即改为攻击前进,在不断遭到阻击的情况下,于当晚进至三岔河以北的石头城子村,29日夜,赵毅旅得知日军进攻哈尔滨的消息,立即作好战斗准备。30日拂晓,旅长赵毅率6个营轻装急进,突袭十里铺,一举将伪军刘宝麟旅击溃,俘其700余人,缴枪600余支,随即返回双城堡,准备歼击北上日军。20时许,日军第3旅团长谷部支队、军车2列先后开进双城车站,拟在双城宿营,翌日再向哈尔滨进攻。赵毅部正在此设伏。日军先头部队军车2列到站后,日军下车集结,准备部署对哈尔滨的进攻。设伏部队乘敌架枪吃饭、毫无准备的有利时机,突然从三面发起攻击,以猛烈的火力将敌压迫于站台上下,继而以刺刀、手榴弹与敌展开白刃战。日军措手不及,死伤甚重。次日,日军由长春派出重兵,在飞机、大炮和坦克支援下,向双城堡发动进攻;赵旅困守孤城,伤亡团长以下600余人,被迫放弃双城堡,退到哈尔滨,双城失守,哈尔滨门户洞开。
 


       自卫军将大部兵力配置于哈市城南及东南、西南的顾乡约屯、病院街、旧哈尔滨城、拉拉屯一线。同日,依兰镇守使兼第24旅旅长李杜、吉林省警备军司令冯占海、第26旅旅长邢占清、第22旅旅长赵毅以及代理护路军司令兼第28旅旅长丁超、吉林警务处处长王之佑等决定联合编成吉林省自卫军,公推李杜为司令,冯占海为副司令,王之佑为前敌总指挥;并决定以第22、第24、第26、第28旅担任哈尔滨城防,以冯占海率第1旅等部绕道袭击吉林和长春,以阻止日军进攻。日军第2师团各部于1932年2月3日先后到达苇塘沟河地区。以多门为师团长的日军第2师团,开始进攻哈尔滨外围自卫军前哨阵地,第2师团之第3步兵旅团和伪吉林“剿匪”司令于深澄指挥5个旅为右翼纵队,向秦家岗、南岗、上号地区中国守军进攻;日军步兵第15旅团为左翼纵队,经松花江畔八里堡向顾乡屯进攻;经战斗自卫军前哨阵地全部失守,退回基本阵地。4日晨,日军发起总攻,自卫军全部投入战斗,下午,日军展开于铁路两侧的顾乡约屯以南、永发屯、杨马架一线,第3旅团在铁路以东,第15旅团在铁路以西。炮火准备后,日军发起攻击。吉林自卫军利用工事和村庄房屋顽强抵抗,炮兵集中火力对进攻的敌军实施歼灭射击,杀伤了大量敌人。日军攻击顿挫,转为就地防守。至16时,杨马架至永发屯地段被日军占领。自卫军顽强抵抗,日军转为重点进攻,其左翼纵队猛攻顾乡屯;防守该地自卫军第28旅利用民房、墙垣坚决抗击,但旅长王瑞华却临阵脱逃,部队失去指挥,只得放弃阵地退入市区。日军右翼纵队猛攻自卫军26旅防区,旅长邢占清率部拚死抗击,终因装备悬殊,被迫放弃南岗阵地,退到十六道街江坝上。在此前后,王之佑指挥西、南防线也相继失守。在此紧急时刻总司令李杜亲临前线,组织部队在市区边缘构成第三防线,战至天黑,将日军阻止于原地。1932年2月5日拂晓,自卫军开始反击,首先以炮兵实施火力准备,对铁路以东的日军第3旅团阵地集中射击,尔后步兵开始出击。第一线日军陷于苦战困境。第2师团长多门二郎急令炮兵对反击的自卫军实施拦阻射击,并将坦克队和预备队投入反击。飞行队的4个中队从双城临时前进机场起飞,轮番轰炸、扫射,以支援地面部队作战。战斗异常激烈,双方伤亡均众。由于自卫军没有空军支援,日军飞机威胁甚大,于5日下午全线撤至哈尔滨以东地区,日军进入哈尔滨市,哈尔滨随即沦陷。6日,其余自卫军得到哈尔滨失陷的消息,遂放弃偷袭日军的原计划,返回宾县、方正,沿途收容一部由哈尔滨退出的散兵,到方正县同李杜会合。
 


 

战争意义

       哈尔滨的沦陷标志着在东北三省的抗日政权和东北军的瓦解,以东北军为主体的抵抗活动趋于消沉,代之而起的是各地义勇军的抗日斗争。哈尔滨被占领后,日本最臭名昭著细菌部队731在此建立,开始了一系列罪恶历史。
 










 

上一篇:走在一曼街 勿忘历史的烙印
下一篇:历史罪证——《从军》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