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记忆

我的龙江:对龙江历史兴趣浓厚的爱好者提供资料!

童年逸趣传说故事民国影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龙江记忆 > 勿忘国耻 >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第一枪——黑龙江江桥保卫战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第一枪——黑龙江江桥保卫战

发布时间:2016-04-04 16:22 | 来源:360百科 | 作者:不详 | 点击数:

       远东记忆网的“冬粉们”你们知道吗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第一枪是在哪里打响的吗?这一枪于1931年11月4日发生在黑龙江省泰来县江桥镇的哈尔戈江桥阻击日本侵略军的战争,虽然在时任黑龙江省代主席马占山指挥下失败了,江桥抗战被评为中国军队有组织、有领导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第一枪,也被评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第一枪。
 


不能忘却的历史

       由于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九一八"后,驻在东北的中国军队并没能够对日军组织有效的还击,以致让日寇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就一路占据了辽宁、吉林两省。1931年10月日军自北而上逼近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当时,黑龙江省的东北军主力及省主席万福麟全在关内,齐齐哈尔城内仅有一个卫队团,省城周围也仅有四五个省防旅。省城内人心惶惶,投降派和特务活动猖獗。 在这样不利的形势下,张学良和万福麟电请南京政府,任命当时在黑河的马占山将军到齐齐哈尔代理黑龙江省主席主持省务。

      10月13日,驻在白城一带的汉奸张海鹏部三个团在日军飞机配合下,向齐齐哈尔以南的泰来嫩江哈尔葛铁路桥进犯,江桥抗战从此拉开了序幕。这时,马占山尚未到省城,省署参谋长谢珂挺身而出,暂理省城事务,指挥卫队团对汉奸张海鹏部以迎头还击。16日,毙敌总指挥徐景隆,击退汉奸的进犯部队。我军首战告捷,日寇利用汉奸进犯齐齐哈尔的阴谋破产,全省抗日气氛为之一振。

      19日马占山将军率一团兵力到达齐齐哈尔。马占山一到省城,日本人就使用了一贯的诱降伎俩,对马占山作出许多许诺,可是马将军不为所动,旗帜鲜明地表示要抗战到底。马占山在就职典礼上说"倘有侵犯我疆土,及扰乱我治安者,不惜以全力铲除之,以尽我保卫地方之责。"激励将士准备抵抗日军。表示"吾奉命为一省主席,守土有责,不能为降将军。"接着到江桥前线布置防务。至此,黑龙江省的抗战形成了新局面。

       在利用汉奸的武力进攻和政治诱降失败后,日寇只得直接对我江桥抗日军队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11日4日晨,一千三百多名日军在七架飞机掩护下对我江桥阵地发起攻击。马占山当即下令还击,日军的进攻很快被打了下去。我军士气大振,乘胜反击。5日和6日,日军发动的进攻也全被打退。11月7日,进攻日军增至8千人,加上汉奸共一万五千人,有重炮30门,飞机20多架,坦克多辆。 战斗极为激烈,双方伤亡均在500人以上。在敌军重炮和飞机的轰击下,我军阵地难以坚守,马将军下令部队自江桥退守到齐齐哈尔南郊的三间房阵地。7日,马占山通电全国,宣告抗战决心,电称"占山守土有责,一息尚存,决不敢使尺寸之土,沦于异族。"

        在东北大部分国土沦丧,国民党将领的一片恐日声中,黑龙江省区区数千地方守备部队以简陋的武器阻击不可一世的强大的日军于江桥,使投降论调受到打击,使全国的抗日热情出现了高潮。 当时,齐齐哈尔江桥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关注焦点,马占山将军也被称为"抗日英雄"。全国掀起了"援马运动",上海、哈尔滨等大城市的青年人组织"援马团"、"义勇军",支援马占山为首的黑龙江省抗日军民。 上海的电影公司还拍摄出以马占山为题材的电影,上海烟草公司推出了"马占山牌"香烟。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黑龙江省军民的抗日热情空前高涨,齐齐哈尔周围的一些地方守备部队也陆续加入了战斗。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第一枪——黑龙江江桥保卫战
 

        我黑龙江省军队的顽强抗击,让号称无敌天下的日本军队丢尽了面子。11月12日日军大本营将专门用于寒地作战的精锐部队多门师团调至齐齐哈尔前线,日军兵力达到了两万多,含步、骑、炮、坦克、空军等多种兵种。16、18两天,双方展开了决战,战斗达到了白炽程度。多门师团长的弟弟被我击毙,多门师团长本人也险些被俘,多名联队长级敌酋毙命,也有敌机被我击落。由于装备简陋,国民党政府不派出援军,我军损失极大。为保存抗日力量,马占山部队只好撤出战斗,向海伦方向转移。11月19日省城齐齐哈尔沦于敌手,江桥抗战进入尾声。

       "九一八"之后,日本侵略军占领辽吉两省几乎是兵不血刃,齐齐哈尔江桥一役,是中国军队在抗日战争中对日军的第一次有组织有规模又有效果的抗击,可以说,1931年的齐齐哈尔江桥抗战,是抗日战争的第一枪。

        江桥之战,日军投入精锐达三万人, 而我方先后加入战斗的不过是一万三千人的地方部队,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江桥抗战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江桥抗战在军事上虽然没有取得胜利,但是,以马占山、谢珂为首的黑龙江省军民,能不顾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不畏强大的日本侵略军,以阵地战方式与强敌相战,并给敌人以巨大杀伤。这一抗战之举,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大大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战士气,对投降派是一次有力的打击,对以后蒋介石政府的全面抗战起了推动作用。

        江桥抗战后,马占山部改编为东北抗日义勇军,一部分继续转战于白山黑水之间,有的后来参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联军,一直战斗到抗战胜利; 另一部分进入苏联,辗转回国后,在陕西、内蒙古一带继续抗战。全国全面抗战时期,马占山率部在陕北组织抗战,马将军与八路军为邻,曾得到共产党的帮助和教育。 解放战争中,马占山对傅作义将军作了许多工作,为北平和平解放作出了贡献。

        马占山、谢珂等将领,领导黑龙江省军民的齐齐哈尔江桥抗战, 打响一抗日战争的第一枪,为中国抗日战争史,翻开了光辉的第一页,这是我们应该牢记的。
 

抗战将军

        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有近百位将军为国捐躯,通常人们认为,1937年"七七卢沟桥战争"中牺牲的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是抗日战争中最早殉国的将军,其实,早在他们之前黑龙江省的江桥抗战中,就有一位将军为祖国献出了生命,他的名字叫韩家麟。

       韩家麟号述彭,以号行,多称他为韩述彭。韩家麟祖籍山东省,逃荒到吉林省梨树县小城子镇河山乡河山村。韩家到东北后,很快富裕起来,成为当地大户。韩家麟1898年出生,幼年丧母,先就读于私塾,后入当地高级小学读书。1913年,高小毕业回家务农。读完高小那年,一个团骑兵剿匪路过河山村。为了能让家中出个当官的,韩家麟祖父请求让16岁的韩家麟跟着队伍当兵。骑兵连长马占山见韩家麟相貌端正,样子精明,就收下了他。

       16岁的韩家麟给马占山当马弁,因为机灵能干,很得马占山喜爱, 马占山收韩家麟为义子,并送他到沈阳东北军官养成所学习。因韩家麟学业优秀,学成后回部队更得器重,先当文书,1923年,被提升为少校副官。

      1927年,任中校副官长,成为马占山的得力助手。1930年,考入沈阳东北高等军学研究班深造。

      1931年"九一八"时,正在沈阳东北高等军官研究班学习的韩家麟,坚决拒绝充当日本侵略者的帮凶,混在逃难人群中,冒死逃进关内,辗转找到黑龙江省省主席、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 万福麟欲留韩家麟在五十三军任上校副官长,韩家麟却坚持要回东北敌占区参加抗日战斗。当时万福麟主席与黑龙江省已经失去联系,急于了解省内情况, 就派韩家麟携密信回东北。1931年10月下旬,受张学良、万福麟委派,韩家麟化装启程经历重重风险,回到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


 

       日军兵不血刃一路占领辽宁、吉林后,向北逼近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因黑龙江省的东北军主力及省主席万福麟全在关内, 在这样不利的形势下,张学良和万福麟电请南京政府,任命尚在黑河的马占山将军到齐齐哈尔代理黑龙江省主席。1931年10月13日,驻在白城一带的汉奸张海鹏部三个团在日军配合下,向齐齐哈尔南的泰来嫩江哈尔葛铁路桥进犯。省军署参谋长谢珂率部抗击,击退汉奸张海鹏部。江桥抗战从此拉开了序幕。 19日马占山将军率一团兵力由黑河到达齐齐哈尔,黑龙江省的抗战形成了新局面。11日4日晨,日军第二师团步、炮兵一千三百多人,在飞机掩护下对我江桥阵地直接发起大规模攻击。马占山当即下令还击,声震中外的"江桥抗战"正式展开。

       我军在齐齐哈尔江桥一带与日本军队作战的生死关头,马占山见韩家麟带回万福麟密信,正是用人之际,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韩家麟回来助战,非常高兴,当即委之少将参议兼黑龙江省政府机要秘书,参预谋划江桥作战方略,在韩家麟等人的协助下,马占山指挥黑龙江省军队给日本精锐部队多门师团以重创。

        江桥大战失利后,韩家麟随马占山部队退守海伦。马占山又派韩家麟化装潜行去北平向张学良、万主麟汇报黑龙江省军事情况,然后携指令回省。日本进逼,海伦危急时,韩家麟安排马占山等将领家属秘密转移到天津。1932年2月,接任义勇军参谋长职务,成为马占山的得力助手。1932年4月初,韩述彭介绍共产党员李继渊到马占山部队,李继渊被任命为少校(后提中校)秘书,马占山部队在海伦以东的罗圈甸子被日军重重包围,李继渊随卫军营营长及全体战士一起英勇奋战,最后全部壮烈牺牲。李继渊牺牲时年仅25岁。

        在日军松木师团强敌压迫下,马占山抗日部队节节失利。1932年7月,部队转战小兴安岭一带深山老林,行至庆城县(今庆安县)东山时张河白碱子山口时,突然日军伏兵四起,马占山部队被千余日军包围。我军抵抗至第三天,士兵牺牲过半,马占山受伤,弹药消耗殆尽。7月22日,抗日部队分两路突围,马占山与军长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42人向东突围,奔深山;韩家麟、连长于俊海带官兵百余人、马五十多匹向北突围,吸引敌军掩护马占山。敌军见向北突围的人数较多,以为必是马占山之所在,即以重兵尾追不舍。

        战至28日,韩家麟的手下仅剩二十几人,疲惫已极,行至海伦县罗圈甸子南南一个叫七八道林子的地方,见敌人追兵已远,恰有一民房,饥劳过度的战士便在民房中倒头睡下。7月29日清晨,屋里人还在酣睡,突然枪声大作,日军已将这所小房团团包围,敌人对屋内喊话,意思是:你们这几个人已经无路可逃了,赶快投降。韩家麟当即组织还击,明知决无生路,也誓死不降。日寇见已入绝境的中国人竟然拒不投降,恼羞成怒,顷刻之间,机枪齐发,我军二十几人无一生存,全体壮烈牺牲。此役为国捐躯的有少将参议韩家麟、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少校连长于俊海。

        韩家麟将军身中数弹,脸部被子弹打得血肉模糊。 因韩家麟身着将军服装,鼻下留着胡须,身材酷似马占山,身上带着马占山的名片和一枚马占山的名章,敌人又在战场搜到马占山的玉质镶金烟具一套,误以为这人就是马占山。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得知马占山已被击毙的消息,高兴若狂,立即向东京陆军省和天皇报功请赏。于是,日本开动宣传机器,大肆宣扬马占山已被击毙,通电各地报捷请功。日寇残忍地将韩家麟首级割下,悬于海伦城头数日"示众"后送至日本首都东京,并在东京举办展览会庆祝"击毙"马占山的"胜利"。我国多家报纸也报道了马占山牺牲的消息,因韩家麟等人的掩护,马占山部突出重围, 进入小兴安岭深山老林。 马占山收集余部不到百人,潜入大青山,以草根树皮充饥,历尽千辛万苦,在密林中辗转了五十多天,脱离险境,到达龙门县。不久马占山抗日的大旗重新出现,日本人大吃一惊。

       韩家麟殉国后,马占山将韩家麟的儿女收为孙子孙女,当成自己的家人看待,一直将他们养育成人。后来韩家麟的儿子韩宝轩与马占山的大孙女结为婚姻。

       韩宝轩1918年生,复旦大学毕业。解放前曾参加党的地下组织,后长期在天津工作。他与马志清有一女一子。

        (参考资料360百科,整理远东记忆网)

上一篇:历史罪证——《从军》
下一篇:不屈气概杨靖宇

相关文章
广告位